美国黑色100万,国家大教堂鸣钟1000次

美国黑色100万,国家大教堂鸣钟1000次



 当地时间5月9日,位于美国华盛顿特区的国家大教堂鸣钟1000次,悼念在新冠疫情中失去生命的百万亡灵。

世界周刊丨黑色100万

  美国总统 拜登:今天,我们在此纪念一个悲惨的里程碑。在美国有100万人死于新冠肺炎,那是晚餐桌旁的100万把空椅子。每一位逝者都是无法替代的损失。
 

  5月12日,美国总统拜登又发表声明,要求全美降半旗以缅怀逝者。
 

  《华盛顿邮报》指出,令拜登头疼的是,在白宫宣布美国的防疫政策全面自由化之后,美国疫情的严峻形势并没有像预期的那样出现缓和。
 

  在5月15日当周,美国全国的新冠肺炎日确诊人数、日病亡人数以及住院病例数出现了“三连升”的危险信号。其中确诊人数相比两周前激增了52%。美国疾控中心本周预测,在5月22日到6月11日约三周的时间里,全美可能将有5400人死于新冠肺炎。
 

  5月18日,白宫新冠疫情协调员贾阿指出,到今年秋冬季节,全美的累计新冠病例可能将超过1亿例。而眼下,二代疫苗的临床试验遥遥无期,加之国会批款的僵局和美国全面“躺平”的防疫现状,恐怕今年秋冬将有更多美国人失去生命。
 

世界周刊丨黑色100万

  美国白宫新冠疫情协调员 贾阿:目前全美感染病例居高不下,导致这一切的主要原因是传染性极强的亚型变种病毒.......这些(变种)的传染性更强,免疫逃逸能力更强,造成了全美的病例不断增加,这是一个巨大的挑战。
 

  在华盛顿纪念碑矗立的国家大草坪上,每一面白色的旗帜都代表着一个逝去的生命。纪念作品的设计者福斯特伯格希望提醒人们,逝者不只是冰冷的数字。
 

世界周刊丨黑色100万

  视觉艺术家 福斯特伯格:当病亡人数多到一定程度,人们很难对这些死亡有直观的感受。所以作为视觉艺术家,我想让这些数字被看见、被触摸到。于是我们插上了代表着每一位逝者的旗帜,把死亡展示出来,看见这面旗帜你可以将哀思集中到这个人身上,也可以想象他的家人和朋友所失去的东西。
 

  “新冠孤儿”成为疫情下美国社会的“隐形代价”
 

  据美国广播公司报道,截至2022年5月,美国有超过25万18岁以下未成年人因新冠疫情失去双亲中的至少一位。破碎的家庭不仅给这些未成年人带来精神上的伤痛,还有现实的打击。他们成了新冠大流行对美国社会造成的“隐形代价”。
 

世界周刊丨黑色100万

  “新冠孤儿” 詹妮:有一天她(我妈妈)被确诊了,第二天她就去世了,我不知道该怎样跟妹妹们说,我们的妈妈再也不会回来了。
 

  詹妮的母亲辛迪·道金斯原本是一位单亲妈妈,独自照顾4个孩子。在2021年因新冠肺炎去世后,家里最大的两个孩子——17岁的詹妮和16岁的特雷不得不担当起照顾全家的重任。
 

  每天清晨五点半,詹妮和特雷就要起床安顿好两个妹妹。
 

  詹妮:我妈妈以前是家里的“一把抓”,当我们看着这些账单时,我们就想 “妈妈是怎么做到这一切的”。这真是不可思议,家里总是什么都有,电费、水费,全部被搞定,我不知道其他家庭是如何应付这些的......
 

  记者:你当时做好了无家可归的准备了?
 

世界周刊丨黑色100万

  “新冠孤儿” 特雷:是啊,百分百准备好了,最重要的是我们全家不分离。如果我们不得不东躲西藏或者无家可归,哪怕要睡在车里,那也无所谓,这都是我们必须面对的事情。
 

  美国广播公司认为,大部分原本就处于社会中下层的少数族裔家庭,这些孩子在失去亲人后,成了被社会忽视的人。
 

  据《时代周刊》的数据显示,“美国拉丁裔、非洲裔和原住民儿童因新冠疫情而成为孤儿的可能性,分别是美国白人儿童的1.8倍、2.4倍和4.5倍。”
 

  伦敦帝国理工学院从事新冠相关社会研究项目的布兰金索普(Alexandra Blenkinsop)博士指出,“少数族裔占美国总人口的比例为39%,但高达65%的新冠孤儿均来自少数族裔家庭,这成了新冠疫情中最不平等的特征之一。”
 

世界周刊丨黑色100万

  与美国的许多其他社会问题一样,无论是新冠“孤儿潮”还是感染风险,少数族裔明显要“更受伤”。
 

  据美国疾控中心今年4月29日发布的数据显示,自疫情暴发以来,美国少数族裔、贫困社区等弱势群体受冲击最为严重。美国原住民的新冠感染率、住院率、病亡率分别为白人的1.6倍、3.1倍和2.1倍;拉美裔新冠感染率、住院率、病亡率分别为白人的1.5倍、2.3倍和1.8倍;而非裔美国人分别为白人的1.1倍、2.4倍和1.7倍。
 

  福布斯新闻网指出,在美国新冠病亡人数突破100万之际,另一个不容忽视的问题是,约800万到2400万美国人正在忍受“长期新冠”症状所带来的痛苦。
 

  美国权威医学杂志——《美国医学会杂志》指出,约10%-30%的新冠肺炎患者在康复后会出现持续数周、数月甚至数年的长期症状。疲劳、肌肉疼痛、脑雾和呼吸急促都是常见的“长期新冠”症状。这些症状很可能影响身体的其他器官,从而产生并发症,但其确切成因目前尚不清楚。可以确定的是,即使是轻微或无症状的新冠病例也可能出现“长期新冠”的症状。
 

  疫情下美国人权状况急剧恶化 仇恨的枪声一再响起
 

世界周刊丨黑色100万

  5月14日14时30分左右,18岁的白人男子佩顿·金德伦头戴钢盔、身穿防弹衣,全副武装地进入当地非洲裔聚集的塔普斯超市(Tops Friendly Market),用突击步枪向人群射击。当天警方确认,在13名受害者中有10人死亡,死者全部是非洲裔。
 

世界周刊丨黑色100万

  美国总统 拜登:白人至上是一种毒药,它真的是毒药。这种毒药贯穿在我们的政治体制内,它在我们眼前放任地恶化和滋生。
 

  据美国广播公司报道,枪手金德伦此次的行凶可谓计划周密。在行凶前,金德伦在网络上发表了一份长达180页的“宣誓书”,详细介绍了他的动机以及作案计划。在案发的前一天——5月13日,以及两个月前——3月8日,金德伦都曾前往案发的塔普斯超市。警方称,嫌犯绘制的超市平面图,精细到每一排货架,为自己设计好了进入超市后的“最佳路线”,以便最大程度地造成非洲裔的死伤。
 

世界周刊丨黑色100万

  纽约州水牛城警察局长 格拉玛利亚:根据我们目前掌握的证据,毫无疑问,这是一起种族仇恨犯罪。案件将作为仇恨犯罪进入起诉程序,这是一个在内心、灵魂和头脑都怀有仇恨的人。
 

  早前,金德伦还曾在日记中透露,之所以选择塔普斯超市,是因为其所属的金斯利社区非洲裔居民比例高达90%以上。据调查人员向《水牛城新闻》(The Buffalo News)透露,金德伦不仅把对黑人的侮辱性词汇——“黑鬼”(NIGER)写在了枪头上,同时还在枪身上写了一个数字——“14”。
 

世界周刊丨黑色100万

  “14”代表着美国白人恐怖组织The Order创始人戴维·雷恩(David Lane)提出的14字口号:“我们必须保护我们人民的存在以及白人孩子的未来。”长期以来,该口号一直被白人至上主义者奉为“重要使命”。
 

  “替代理论”最初源于20世纪初的白人至上主义者组织的反犹主义活动,其信奉者相信白人和“西方文明”面临被削弱、并最终被其他族裔取代的“灭族”威胁。而近些年来,白人“被取代”的对象已由犹太裔扩大到所有少数族裔和移民。
 

  金德伦在宣誓书中承认,在2020年3月第一次接触美国极右翼网站“4Chan”网站后,便开始对该网站主张的“替代理论”深信不疑。金德伦还表示,对他影响最深的正是2019年在新西兰清真寺枪杀51人的白人至上主义者布伦顿·塔兰特(Brenton Tarrant)。就连发布宣誓书以及直播作案过程也是受到了塔兰特的启发,希望这些举动可以激励更多“同道中人”。
 

  值得注意的是,水牛城枪击案距离5月8日反纳粹的“欧洲胜利日”过去不到一周。
 

世界周刊丨黑色100万

  1942年1月,柏林郊外的万湖会议上,纳粹保安局长海德里希和党卫队中校艾希曼,曾经轻描淡写地制定了用化学武器“清除”1100万犹太人的大屠杀计划。
 

  艾希曼:这就是副总指挥刚才提到的奥斯维辛,用的是一种杀虫剂,品名为齐克隆B。
 

  在《今日美国》看来,二战以来的纳粹思想和种族仇恨的遗毒延续至今。
 

世界周刊丨黑色100万

  美国FBI局长 雷:我们正在密切关注白人至上主义者或新纳粹分子,通过社交媒体与海外的同类人展开的联络互动。在一些案件中,这些人还曾前往海外接受培训。
 

  2019年10月,美国联邦调查局便已指出,从1995年,白人至上主义者麦克维在俄克拉荷马城制造大爆炸造成168人死亡后,美国联邦执法部门便已不再将本土恐怖袭击视为“独狼式”行动。这些袭击者通常与全球化的极端组织网络存在关联,他们的行动受共同的极端主义价值观和目标所引导。

世界周刊丨黑色100万

  正当美国的主流媒体忙着抨击白人至上主义给美国造成的危害之时,《今日俄罗斯》注意到了一个似乎被美国主流媒体“刻意忽略”的细节。
 

  在金德伦的“宣誓书”首页,晒出了“亚速营”的标志性图案——“黑太阳”。而在金德伦的社交媒体上,也有其身穿该标志的照片。

世界周刊丨黑色100万

  “黑太阳”首次出现在二战时期的纳粹德国,与“狼牙棒”标志一样,都是活跃在乌克兰马里乌波尔地区的军事武装“亚速营”的代表性标志。
 

  就连金德伦的“偶像”、制造清真寺大屠杀的塔兰特也在行凶时穿戴这一标志。据《华盛顿邮报》报道,塔兰特早前曾前往乌克兰接受军事训练。
 

  然而,对于这样一个被放在显著位置的敏感符号,美国主流媒体似乎有意对其视而不见,几乎没有主流媒体将这一符号与乌克兰“亚速营”相关联。
 

  对此,俄罗斯常驻联合国第一副代表德米特里·波利扬斯基直言道,“我猜我们的西方朋友们正在努力将公众的视线从这一尴尬的事实上转移开。尽管俄罗斯早前已多次警告,在西方不断的资助和培训下,亚速营已经成为新纳粹分子的培训基地。”
 

  无论西方主流媒体是否愿意报道事实,种族问题所引发的社会对立情绪已是愈发明显。
 

  《时代》周刊注意到,随着新冠疫情传播,白人至上主义者正将其视为充实阵营的绝佳时机。今年4月,美国非政府组织——反诽谤联盟(Anti Defamation League)公布的一项调查结果显示,在过去的一年里,号称无法追踪用户信息、为聊天者提供加密服务的社交软件——Telegram,正在成为极端主义组织的最新集结地。
 

  数据显示,仅在今年3月份一个月的时间里, 该平台上支持白人至上主义和种族主义的用户数量新增了6000多个。一些白人至上小组专门通过寻找那些发布种族性新冠言论的用户来充实阵营。在一些小组中,有人鼓励感染新冠的组员将新冠病毒利用为一种生物武器,去传染少数族裔。还有人庆祝疫情在墨西哥、以色列以及非洲地区的扩散。
 

  对此,伦敦战略对话研究中心的高级研究员戴维(Jacob Davey)指出,这种疫情种族化的言论和趋势值得全球警醒。
 

  美国《时代》周刊进一步警告称,在美国内战结束157年后,如今一个分裂的美国再次因种族问题而拉开战线。
 

世界周刊丨黑色100万

  2017年,弗吉尼亚州爆发了名为“右翼团结”的种族主义大游行,这也是美国现代历史上最大规模的一场白人至上主义大游行,来自35个州的示威者聚集到了曾经南北战争的关键战场——夏洛茨维尔。
 

  《时代》周刊认为,夏洛茨维尔的骚乱不但未被时任总统特朗普指责,反而受到当权者的纵容,致使种族冲突迅速升级,最终引发了2020年1月6日美国国会山骚乱。
 

世界周刊丨黑色100万

  美国前联邦参议员 考克:(特朗普)总统明显表示出不愿意阻止此类行为(白人至上主义活动)的态度。事实上,他希望鼓励这类行为,在他四年的任期中一直是这么做的,这些组织不断变得壮大,他们在这个国家的地位不断提升。
 

  事实上,面对2022年的中期选举,充满种族主义色彩的“替代理论”及其变种,又成为两党相互攻击的武器。
 

  美国众议院前议长金里奇借助“替代理论”,反对来自墨西哥的移民。而纽约州众议员斯蒂芬尼克、威斯康星州参议员约翰逊则声称民主党人是想借移民问题操纵美国选举。
 

世界周刊丨黑色100万

  福克斯新闻网主播 卡尔森(2022年4月):源源不断的移民潮正在涌入美国,为什么会这样呢?乔·拜登刚刚说了,这是要改变美国的人种构成比例,这是为了削弱祖祖辈辈生活在这里的人们的政治影响力,这是为了大大增加来自第三世界国家的人口比例。拜登还进一步指出了,“非白人的DNA是我们的力量源泉”,这是掌权者的论调,这太可怕了。拜登这样说是别有用心的,这政治上这叫“伟大的替代”,用来自遥远国家的更听话的人们替代掉传统的美国人。
 

  具有讽刺意义的是,比起美国媒体热炒的“替代效应”,美国印第安原住民后裔黛西·罗德里格斯教授提出的“系统性抹除”效应却被淡化了。
 

  翻开美国历史,美国历届执政者通过屠杀、驱赶、强制同化等手段,系统性剥夺印第安人的生存权和政治、经济、文化等基本权利,试图从肉体和文化上消灭这一群体。
 

  印第安人口从15世纪末的500万骤减至20世纪初的23.7万,许多部落完全灭绝。短短四百年时间,印第安人减少将近95%。

  直到今天,在美国所有少数族裔中,印第安人平均寿命最短,而贫困率最高。而在州这一级别上,号称要实现“种族融合”的民主党“大本营”的加利福尼亚州和纽约州宪法中却有部分条款,迫使印第安人生活在保留区内,剥夺了其住房自由。
 

  5月18日,非营利组织“民主、多元主义和人权中心”发布《美国人权报告》。《报告》进一步指出,美国在世界范围内输出矛盾和战乱,更严重侵犯了他国人民的人权。
 

世界周刊丨黑色100万

  据统计,在伊拉克、叙利亚以及其他国家,分别有超过9000万人、7000万人以及4000万人因为美国发动或支持的战争而流离失所。
 

  如今,伴随着更多逝去的生命,动辄将“人权”挂在嘴边的美国政客们却对“战争孤儿”和“新冠孤儿”保持沉默。
 

  正如美国《大西洋月刊》所说,“面对一个世代以来最大规模的孤儿潮,美国政府行动迟缓,数以万计的孤儿很可能被遗忘。”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