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停战谈判板门店协议

朝鲜停战谈判经过整整两年的时间,经过所有反对战争、要求和平的人们的共同努力,经过中朝两国军队的浴血奋战,通过战场上的打与会场上的谈紧密配合,边打边谈、以打促谈,从而敲开了板门店停战协定签字厅的大门。
 
1953年7月26日下午4时,谈判双方联络官会议同意公布停战协定签字的日期与签字方式。中朝代表团当日发表公告:朝鲜停战协定已由谈判双方完全达成协议,双方定于7月27日朝鲜时间上午10时,在朝鲜板门店由中方代表团首席代表南日大将与对方代表团首席代表哈里逊中将先行签字,然后送朝鲜人民军最高司令官金日成元帅及中国人民志愿军司令员彭德怀将军与“联合国军” 总司令克拉克上将分别签字。


 
1953年7月26日夜,板门店灯光通明,100多名中、朝两国工人经过通宵达旦的施工,一座具有朝鲜民族风格的飞檐斗拱的凸字形建筑——停战协定签字大厅建成了。大厅正面朝南,凸字形突出部分位于北方。1953年7月27日上午9时,专程前来采访停战谈判的世界各地200多名记者抵达板门店,当他们看到这座一夜之间奇迹般冒出的大厅时,不少人翘起了大拇指称赞说:共产党办事效率真高。
 
大厅内使用面积约1000多平方米。所有与双方代表团有关的设置和用品都是对称的、平等的。大厅正中向北并列着两张长方形的会议桌,为双方首席代表签字桌。会议桌中间是一张方桌,供置放签字文本;届时方桌两侧双方将各有两位助签人。桌上都铺着绿色台昵。两边的会议桌上立着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国旗,东边的会议桌上立着联合国国旗。大厅西边的长条木凳是中朝方面人员的席位。东边的长条木凳是“联合国军”方面人员的席位。大厅北面凸字形部分是新闻记者的活动区域。
 
那张方桌上摆着朝鲜停战协定及附件的文本,有朝文、中文、英文共18本,其中中朝方面准备的9本用深棕色皮面装帧,对方准备的9本封面印有联合国的徽记,蓝色。3种文字均经双方核定,一字不差。待完成正式签字后,双方将各保存一份(中、朝、英文3本),另一份(中、朝、英文3本)由军事停战委员会保存。
 
1953年7月27日9时30分,中朝方面和对方各有8名佩带袖章的安全军官分别步入大厅西部和东部的四周担任警卫。随后,双方出席签字方式的人员分别由指定的东西两门入厅就座。
 
10时整,大厅里一片寂静,朝中代表团首席代表与 “联合国军”代表团首席代表从大厅南门进入大厅,分别在签字桌前就座。两位首席代表在本方助签人协助下,在已方准备的9本停战协定上签字,之后由助签人同时交换文本,再在对方交来的9本停战协定上签字。之后规定由助签人员把9本停战协定带回去尽快交已方司令官签字。两首席代表各在10分钟之内在18个文本上签了字。事先已商定,双方首席代表签字的时间即作为停战协定签字之时间。签字仪式于上午10时10分结束。
 
当晚10时,朝鲜人民军最高司令官金日成元帅于平壤首相府,在停战协定上签了字。7月28时上午9时30分,中国人民志愿军司令员彭德怀将军于朝鲜开城来凤庄志愿军代表团会议室,在停战协定上签了字。
 
 
1953年7月27日,“联合国军”总司令、美国陆军上将马克·克拉克于汶山的帐篷里在停战协定上签了字。克拉克后来回忆朝鲜战争的情况时说:“1952年5月,我受命为‘联合国军’统帅,代表17个国家,在韩国抵抗共产党侵略。15个月以后,我签订了一项停战协定……那个不幸半岛上的战争,对我来说这亦表示我40年戎马生涯的结束。它是我军事经历最高的一个职位,但是它没有光荣。在执行我政府的训令中,我获得了一项不值得羡慕的荣誉,那就是我成了历史上签订没有胜利的停战条约的第一位美国陆军司令官。我感到一种失望和痛苦。我想我的前任麦克阿瑟和李奇微两将军一定具有同感。”
 
根据协定,双方控制下的一切武装力量,包括陆、海、空军的一切部队与人员,于双方代表团首席代表签订协定后12小时起,即1953年7月27日朝鲜时间22时起,完全停止一切敌对行为,而停战协定和附件及其临时补充协议的一切其它条款亦一律于停火的同时开始生效。一切军事力量、供应和装备将于停战协定生效后72小时内从非军事区撤出。
 
当日,朝鲜人民军最高司令官金日成,中国人民志愿军司令员彭德怀向朝鲜人民军、中国人民志愿军发布停战命令:“自1953年7月27日22时起,即停战协定签字后的12小时起,全线完全停火。” 全称《朝鲜人民军最高司令官及中国人民志愿军司令员一方与联合国军总司令另一方关于朝鲜军事停战的协定》。1953年07月27日在朝鲜板门店签订。同日生效。协定规定,协定各条款在未为双方共同接受的修正与增补、或未为双方政治级和平解决的适当协定中的规定所明确代替前,一直有效。
 
协定包括序言和正文5条63款,并附有《中立国遣返委员会的职权范围》和《关于停战协定的临时补充协议》。
 
2009年05月27日朝鲜人民军驻板门店代表部发表声明说,韩国正式加入“防扩散安全倡议”把朝鲜半岛局势“拖入了战争状态”,朝鲜为此将采取三项措施。
其中一项为:鉴于美国纵容韩国加入“防扩散安全倡议”,违反了《朝鲜停战协定》,抛弃了停战协定签字国的责任,朝鲜也将不再受停战协定的约束。在停战协定失去效力,朝鲜半岛即将重新回到战争状态的情况下,朝鲜军队将采取相应的军事行动。(即朝鲜方面正式宣布退出1953年07月27日签署的《朝鲜停战协定》。) 《朝鲜停战协定》的签订,标志着历时三年多的朝鲜战争以朝中人民的胜利和美国的失败而告结束。但这并不意味着朝鲜问题的和平解决。停战协定明确规定召开高一级政治会议和平解决朝鲜问题,由于美方的阻挠和破坏,这一会议未能如期召开。
 
1953年10月1日美国与韩国签订《美韩共同防御条约》,继续在韩国保留美国驻军。1954年4月,在为和平解决朝鲜问题和恢复印度支那和平问题而召开的日内瓦会议上,由于美国缺乏诚意,未能就从朝鲜撤出一切外国军队及和平解决朝鲜问题达成协议。经朝中两国政府协商同意,中国人民志愿军于1958年底全部撤离朝鲜。这一行动表明了朝中方面执行停战协定及和平解决朝鲜问题的诚意。
 

标签: